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新闻中心

网上销售玩捉迷藏电子烟“线上禁售令”已满两年

admin2022-12-01新闻中心53
“试吸”服务与“二手烟”仍是监管空白网上销售电子烟玩捉迷藏电子烟“网禁”已经两年了。近日,北京成功查处首例向未成年人销售

“试吸”服务与“二手烟”仍是监管空白

网上销售电子烟捉迷藏

电子烟“网禁”已经两年了。近日,北京成功查处首例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案件。这也是新《未成年人保护法》实施以来,针对非法销售电子烟开出的“第一张罚单”。

记者调查发现,如今线下电子烟销售的形式和理念正在更新换代;网络销售是“捉迷藏”。

离线

更多“集体”推“减害”理念

傍晚,在东五环的长影天街购物中心,多家电子烟品牌店或摊位分布在不同楼层。现在是下班就餐的高峰期,不时有人上来咨询或购买。

“抽什么烟?我们是大品牌的最佳选择,而且牌子很多,你可以看看。” 一位销售人员对顾客说。记者看到摊位里有6个品牌的电子烟,喊道“都是大品牌,价格都打折”。现场售卖的商品中,主要有不同品牌的电子烟全套、不同口味的电子烟弹、各类烟棒等,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元。

仅在这家商场内,就有至少三个类似的“集合”电子烟售楼处。记者发现,与几年前各电子烟品牌设立独立专卖店或加盟店相比,现在似乎更流行多个品牌一起销售的“一站式”、“集合式”门店。业内人士表示,与专卖店相比,这类电子烟店有更大的产品空间供顾客选择,盈利点也更多。

除了“一站式”烟草销售店的增加,电子烟自动售货机也出现了,甚至直接进入了游戏厅。和生汇商场某游戏厅,前台摆放着某品牌电子烟自动售货机,需要扫码验证身份。自动售货机旁边,不时有家长带着孩子走过。“我还是有点担心,孩子会好奇那是什么东西。” 一位家长说。

从专卖店到“一站式”“集聚站”、自动售货柜的变化背后,是电子烟市场规模和消费量的增长。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电子烟行业市场规模为62.1亿元,2019年为78.6亿元,2020年为83.8亿元,预计2021年将达到100.6亿元。

在市场规模和消费量不断增长的同时,电子烟行业的一些观念也在发生着变化。几年前,一些电子烟品牌在推出时,大多打着“时尚”、“健康”、“戒烟”等噱头。记者走访发现,如今的电子烟似乎更注重产品功能和用户体验。“减害”、“解瘾”、“提神”、“草本安心”等概念相继涌现。

“新一代减害电子雾化器”,某品牌电子烟在展台上进行宣传,并强调“真的变了,应该变了”。和生汇商场内,一款电子烟的广告语映衬得格外醒目正品香烟批发货到付款,是硕大的“草本雾化液,抽起来更安心”,并用插图强调了该品牌电子烟的“润喉力” .

“无论电子烟是什么概念或噱头,我们认为它们本质上是有害的,一些标准可能不会比传统香烟小。” 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树表示,虽然很多电子烟的焦油值确实是“0”,但大部分都含有尼古丁。此外,在相关部门和机构的抽检中,还发现电子烟中含有丙二醇、甘油以及一些特殊的增香剂,甚至还有重金属成分。“传统添加剂通过人体消化系统过滤,危害相对较小。但电子烟是直接吸入肺部正品香烟批发货到付款,危害更大。”

在线的

“戒烟网”卖香烟,买捉迷藏

电子烟的危害及其对未成年人的影响早已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2019年10月30日,《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危害的通知》正式发布,“网络禁售电子烟”正式实施。记者发现,两年过去了,在主流电商平台上很难找到出售的电子烟,但在线电子烟仍然存在于无形中,购买交易需要在不同平台上跳转,就像“捉迷藏”一样.

在某二手产品平台,输入关键词“电子烟”,首先会弹出“绿网计划”的电子烟警示页面。但在页面下方的“你可能喜欢的推荐商品”中,不时出现“各品牌电子烟保护套”的卖家。记者随机给销售“电子烟保护套”的商家留言,商家自动回复“看库存微信××××,添加商家微信后可以看到图片和文字在其朋友圈显示其在销售多个品牌的电子烟。朋友圈的签名内容是,“主要经营各种品牌的小烟。只做正品,招代理。“

记者联系了卖家,询问是否有电子烟出售。“我主要是某个时候用1代和5代,5代单支150元,一盒3颗69元。” 卖家表示,他卖的电子烟都是全新正品。需另付6元邮费,3盒包邮。选择好之后就可以购买了,“微信或者支付宝支付都可以”。

除了在平台之间“跳槽”购买,一些互联网平台甚至在兜售招数。一个名为“戒烟网”的网站,包括电子烟​​、香烟品牌、购物评论等栏目。而点击电子烟栏目,页面立马跳出多个网页内容,随意点击页面上方的信息,“一级厂商供应电子烟,RELX悦刻,绿萝……都各种品牌,实惠的价格”出现在你的面前。不仅如此,该广告还表示“添加微信有机会获得免费体验”,并留下了手机号和微信号。

另一家名为“玩烟网”的网站在介绍中宣布,其成立于2016年,以“推广和普及电子烟”为愿景。微信号××××。

记者根据“戒烟网”预留的信息添加账号后,微信卖家“XX汽”连忙问道:“你需要什么?” 他说,他主要销售RELX悦刻、魔笛、绿萝烟草等电子产品,“假一赔十,实体店发货。” 在他的朋友圈里,也有各种品牌、型号的电子烟。仅11月3日一天,卖家就在朋友圈发布了30多条不同电子烟库存的广告。“我供应实体店,你要什么类型,什么价格,我都可以推荐。”

尴尬的

商圈二手烟执法仍难

“你看,你可以试试抽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采访中,记者发现,不少电子烟卖家为了吸引顾客,都会推出“试吸”服务。一旦有人要试,店主就会拿出一个全新的一次性橡胶烟嘴套在电子烟上,然后顾客摘下口罩,深吸一口气,细细品味……

对此,有市民表示担忧。“现在是COVID-19疫情期间,摘下口罩‘试烟’不仅不安全,也不符合商场的防疫规定。” 正在逛街的罗女士说。本来很多电子烟店都开在商场里面,属于室内公共场所。在这样的情况下,推广“试吸”电子烟未必合适。

更大的尴尬是电子烟伴随而来的“二手烟”问题。记者在多家商场及周边走访时发现,个别市民不分场合在公共场合抽电子烟。合生汇商场B1层,一对情侣边走边谈笑风生。男孩拿起挂在胸前的电子烟时不时吸上一口,然后嘴里飘出一团白烟。朝阳大悦城和长影乐园街商场也出现了类似情况。“电子烟虽然好闻,但也有害处吧?跟着他们的屁股,你无形中成了‘二手烟’的受害者。” 罗女士说。

记者采访发现,无论是电子烟商家提供的“试吸”服务,还是电子烟的“二手烟”问题,目前都面临着执法和查处的尴尬。有商场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没有执法权,通常只能通过广播提醒和劝阻。在专业人士看来,电子烟无论是“试吸”还是“吸二手”,很多时候都发生在一瞬间,取证和定证难度更大。

专业控烟协会的工作人员也深陷其中。“有时候我们要查处,人家会说你把法律文件拿出来,哪里写着不能吸电子烟?” 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树说,每当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就显得很被动。“目前,我们在控制公共场所吸食电子烟方面落后于上级法律,建议尽快将电子烟相关问题纳入《北京市控烟条例》。”这样,我们就可以有法律来遵守和保护公民尤其是未成年人的权利。”

张建树建议,未来应该对电子烟的生产、销售和广告进行更详细、更明确的限制。“一是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否则将处以重罚;二是电子烟不得在公共场所吸食,避免‘二手烟’的危害’;三是由质量相关检验部门负责管理,推进电子烟质量标准化生产,明确限定成分和含量。” 本报记者李松林

网上销售玩捉迷藏电子烟“线上禁售令”已满两年

香烟货源微信:1708409368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